我公司“再造”音乐(IT经理世界)2012-06-27

    一款叫做“唱片行”的APP,会装进滚石30年上千张专辑,一首首熟悉的旋律背后,都还有人们对这家有传奇色彩的老唱片公司深刻记忆。滚石并非一家固执的传统唱片公司,比起大多数垂死挣扎的同行,它至少还参与了一家数字音乐服务公司——我公司,借力做出转型。

    我公司前身是滚石网络科技娱乐通信事业部,一直坚持做无线音乐娱乐业务,掌握滚石唱片所有数字格式的音乐资源,其数字音乐和相关增值业务曾一度为公司贡献85%以上的收益。而2002年独立出来之后,滚石迅速在台湾、香港、广州三地打开业务,并定位为大中华地区数字音乐领先的服务提供商。

    现在,作为内地最早的数字音乐运营服务提供商,我公司正在音乐行业中大力开发APP业务。“以前我们是唯一一家带着品牌和内容入行,做传统增值业务和互联网,现在我们又带着更丰富的品牌和内容,以及互联网音乐运营经验进入移动互联网。”我集团高级副总裁张新华非常有信心,10年对音乐产业上下游资源的整合经验给了他自信的理由。

另一门音乐生意

    在“唱片行”这款产品之前,我公司还要做很多产品类型的尝试。2009年,几乎音乐APP产品都瞄准播放器时,我公司也做了一款叫做“音乐快线”。但很快发现,即便是拥有丰富、正版的音乐内容,仅仅是提供普通播放功能根本无法满足移动终端用户的需求。

    于是,他们开始系统地研究移动互联网及其用户习惯,重新确定公司在新渠道上的发展策略。“APP作为音乐和相关内容的一个产品整合入口,是公司移动互联网战略的切入点和针对高端目标用户的产品应用平台,后期也会更多关注安卓系统和类智能机用户。”张新华表示。

    我公司在移动互联网产品的设计、开发和运营方面,可以分为几个类型:一是向移动终端厂商提供一整套音乐内容解决方案,正版版权库、播放器、后台运营支撑、数据分析、用户界面管理等一系列产品服务,作为一套整体应用解决方案打包给厂商;二是提供各类音乐专辑的移动互联网应用,把传统专辑以数字发行格式,将歌曲、MV和艺人介绍、声像资料等有机地结合应用;三是提供音乐播放器等相关技术载体和平台;最后要向两岸上游唱片公司提供一个叫做“音游工社”的开放平台,对他们旗下艺人的每张专辑开放账户,可以自动生成节奏类击打、人物角色扮演等类型的游戏,以及对应APP专辑,融合线上线下的互动、演唱会直播等形式,统一放在音游工社里面,供用户付费下载。

    为此,这家公司成立了专门的移动互联网产品研发中心,主要由技术和产品人员组成,共40个人的团队,有针对性地对不同层面客户进行产品定位和分析,骨干人员主要来自于传统互联网、运营商、终端手机厂商、系统方案商、音乐公司、设计公司的产品和技术人员。而主要产品的创意、设计包装来自中国台湾非常有经验的团队,这也形成了我公司的两岸协作优势。

    从2010年开始的过去2年间,我公司已经在个人专辑方面取得了稳定的进展。它们陆续为9位艺人推出了APP专辑,如钟舒祺《不一样》、邰正宵《奇经八脉》、孙燕姿的复出作品《是时候》以及Ella《我就是…》等。“《是时候》这张专辑原本做的很保守,但有不少歌迷下载后提意见,比如‘能否加入燕姿本人的消息,以及和粉丝互动的功能。’”张新华说:“看到用户反馈,我们马上去修改更新了。但坦白地说,现在APP专辑下载量非常有限,有的歌迷买了也很少用,这种形式也并非适合每一种类型的艺人。”

另一条路的必要性

    多年以来,传统唱片公司和互联网被迫建立起的关系始终不和谐,尽管在互联网平台上数字音乐市场迅速壮大,艺人及唱片公司也有了营销推广更直接的方式。但滚石唱片通过把全部数字格式的音乐版权独家转移给我公司,使后者找到这个市场中自己的位置。而被数个投资方看好的我公司,现在也早已不再仅仅从属于滚石唱片,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我公司作为从传统唱片工业走向数字音乐时代的代表,从成立开始,一直在探索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多种数字平台和渠道的建立、运营、合作。最大感受就是必须跟随环境、用户需求以及技术变化顺势而为,建立新的商业模式和途径,才能保持一个公司的活力和创新。”张新华说。

    不难想象的是,数字音乐要真正迎来黎明,需要的不仅仅是打通渠道,重要的还在于搞定上游内容方的版权。我公司从滚石唱片独立出来后,就在寻求融合上下游的突破。目前,我公司拥有日本最大的唱片公司艾回音乐和两岸一些独立唱片公司数字音乐版权的管理运营权,并成立了美妙音乐唱片公司,近两年签下天后孙燕姿、台湾“宅男女神”安心亚、音乐精灵钟舒祺、内地网络小天王徐良、汪苏陇等。根据张新华所述,今年到明年还会签下两岸30%的一线艺人。

    而在下游渠道方面,我公司认为,移动互联网将会是音乐发行的新数字载体和平台,提升用户对音乐和相关娱乐产品认知和良好体验的通道,音乐APP则是入口之一。它也会和运营商平台形成补充,“比如说一张专辑,我们在三大运营商的彩玲平台,通过彩玲、歌曲下载、振铃方式提供给用户符合运营商功能应用和内容应用的产品,同时,我们在APP、安卓、中国移动MM等应用商城平台的各类应用,将专辑的内容和MV、影像资料、艺人介绍等有机结合,形成各类音乐产品应用,音乐游戏应用等,使产品的表现形式更加多元化、适合不同的载体和终端,使用户的体验更好。”张新华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新渠道的力量在于缩减了传统唱片工业从发行到渠道销售以及推广环节,打破了传统的生产模式和关系。

    不过,张新华也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平台固然有更大的机会,但当下产品的同质化现象严重,我公司必须尽快拿出更多的创新产品。而那些仍然陷在迷惑、不满甚至是抗拒中的传统唱片公司,是时候走出来了。


 返回列表页